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36年前的《一剪梅》突然爆红欧美,为什么?网友关心小哥费玉清的版权费到账了吗

36年前的《一剪梅》突然爆红欧美,为什么?网友关心小哥费玉清的版权费到账了吗

图片说明:36年前的《一剪梅》突然爆红欧美,为什么?网友关心小哥费玉清的版权费到账了吗,。

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首席记者 肖菁2020年进入6月,发生一件很魔幻的事情,30多年前的老歌《一剪梅》,其视频突然波涛汹涌地出现在抖音上,在欧美更为火爆到不行,《一剪梅》在北欧的Spotify排名前三,挪威排第一,在数个国外音乐榜单中冲进前50。(小哥深情演绎《一剪梅》,图源人民视觉)“雪花飘飘北风萧萧”(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)更是成为国外热梗,用来表达“对事情的绝望”、“对抱怨的不屑”等含义,成为时髦的欧美年轻人新近最普及的中文。那么问题来了,这波突然拉起的全宇宙顶级流量,跟永远优雅深情的小哥费玉清本人又有什么关系呢?其中腾讯网的文章更是以《费老,版权费到账了》作为标题,认为费玉清先生可以获得高额版权费。答案是,跟费玉清没有“半毛钱”关系。这股热潮不是因他引领,他也无法从惊天流量中分得真金白银。《一剪梅》是1984年台湾同名连续剧的片头曲,由小哥费云清演唱。此番再度流传起因是因为上图中的“蛋头人”在抖音唱了一首《一剪梅》,然后被国外的一个网友上传了这个视频,同时这首歌被用在了一个热门的Tik Tok视频中,Tik Tok好比中国的抖音,这种与欧美音乐的强烈对比感使得其瞬间走红。另一个更为“涨知识”的点是小哥费玉清能不能从自家老歌再度走红中获益。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委员会成员吕达松律师,学历背景是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学硕士,他给本端发来专业分析。根据国际、国内关于音乐版权的规定,在没有额外约定的情况下,歌曲版权并不属于演唱者,而是归属于作曲者与作词者,相关版权收入也归词曲版权人享有。《一剪梅》是一首经典老歌,由陈彼得(陈晓因)先生作曲,娃娃(陈玉贞)女士作词,最早收录于费玉清先生1983年4月推出的专辑《长江水此情永不留》中。若陈晓因先生与陈玉贞女士没有将曲、词的版权转让给第三人,那二陈分别享有《一剪梅》的曲、词版权,费玉清先生是歌曲的演唱者,只享有表演者权。版权人享有许可他人复制、表演、在信息网络上传播等权利,表演者享有许可他人传播现场表演、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其表演等权利,两者权利覆盖的范围不同。根据《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》第三条的规定,只要是加入该条约的同盟国,其国民的作品在其他同盟国都自动受到版权保护,腾讯网相关报道所言“必须去当地的版权局申请注册才能获得版权保护”是不准确的。而且《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》(TRIPS协议)规定成员国不得背离《伯尔尼公约》,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加入了该协议,即《一剪梅》歌曲在大部分国家都是当然地受该国版权法保护。值得注意的是,外国网友自行演唱《一剪梅》中的词曲不一定需要支付版权费用,因为他们的演唱、玩梗、翻译等行为并不都是商业赢利行为,可能属于各国版权法中的“合理使用”,例如网红“蛋哥”在雪地上唱“雪花飘飘,北风萧萧”,国外版抖音TikTok的用户将该歌词翻译为“The snow falls and the wind blows”等,都可能属于“合理使用”。但是,Spotify(声田)等音乐平台使用《一剪梅》歌曲无可争议得属于商业性使用,必须取得词、曲版权所有者的许可,并支付版权费用;根据《视听表演北京条约》的规定,如果用的是费玉清先生演唱的版本,则也要小哥同意。但如果音乐平台、音乐制作公司另行录制《一剪梅》,则只需向歌曲版权人付费,费玉清先生作为表演者无权获得版权费用。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,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AV影片网站_黑丝美女教师AV_日本成人少女手机免费无码电影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36年前的《一剪梅》突然爆红欧美,为什么?网友关心小哥费玉清的版权费到账了吗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tgart.com/article/78.html
有关热门【36年前的《一剪梅》突然爆红欧美,为什么?网友关心小哥费玉清的版权费到账了吗】的标签